蓮師七句祈禱文是一切儀軌之王


 


今 天要講的內容,涉及到密法的“依修四支”。這在《大幻化網》以及其他密法的生圓次第中都講過,是學習生起次第和圓滿次第不可缺少的修法。具體來說,它有很 多解釋方法,但我們此處,則是依照麥彭仁波切的講法。在座的道友,有些可能沒有受過灌頂,不知道你對密宗有沒有大的信心?如果沒有,這一節課不聽也可以, 因為下面的修法比較深;如果你對密宗有虔誠的信心,那我依照跟顯宗修法稍微相近的方式,從字面上作個簡單介紹,過失應該不會很大。否則,這一段不講的話, 好像也有點不方便。下面結合“依修四支”解釋七句祈禱文:


 


 


(一)依:


 


于自己前方的虛空,明觀鄔金境內達那夠夏海的蓮花上端坐著蓮師,勇士空行眷屬如芝麻莢分開般圍繞(就像我們平時所見的皈依境或蓮師唐卡一樣)。對此明顯、穩固地觀想,這是“依”。


 


(二)近依:


 


然 後,對蓮師恭敬祈禱,渴求自己的身語意三門與蓮師的三門無二無別(即三門成就三金剛),此為“近依”。修本尊的主要目的,其實就是令自己不清淨的三門,與 本尊或上師的本體無別。“依”是所觀的本體,相當於一個人要跟另一個人談生意,首先應找到對方;之後再與他溝通,就叫“近依”。這是密宗生起次第所攝的兩 種修法,主要是把本尊或上師觀想起來。


 


(三)修:


 


一 邊祈禱一邊念蓮師心咒。最後收座時,十方諸佛菩薩猶如吸鐵石吸鐵般,全部融入於中間的蓮師及其眷屬,蓮師及其眷屬又化光融入自己,這是“修”。麥彭仁波切 的《開顯解脫道》中也有類似修法。此為密宗的不共修法。在顯宗的觀修中,一般而言,多為觀想佛陀發光、佛塔發光,如《觀無量壽經》雲:“無量壽佛,有八萬 四千相;一一相中,各有八萬四千隨形好;一一好中,複有八萬四千光明;一一光明,遍照十方世界,念佛眾生,攝取不舍。”經中只說從佛的色身中發出無量光 芒,遍照有緣眾生,卻沒有像密宗一樣,提到諸佛菩薩再化光融入自己。因此,修密宗之所以要先受灌頂、修加行,就是因為它的次第比較深,尤其是清淨觀、生圓 次第、大圓滿,一般人都難以接受。


 


漢 地的唐密修法,其實類似于藏密的事部和行部,即在自己前方觀想佛陀,佛陀放光入於自身,以此而獲得加持。但藏密的瑜伽部以上,不僅觀想皈依境放光,而且還 要融入自己,與己合一,此種修法的層次就很高,這是從修行上講的。而理論上,為什麼要這樣修?這樣修又有什麼利益?在無垢光尊者、榮索班智達、麥彭仁波切 的密法理論、竅訣中,講得特別詳細。對於密宗的很多道理,你們應該逐步瞭解,瞭解之後還要通達,這一點很重要。我們經過這麼多年的學習,已經明白了佛教的 殊勝性,從四諦法門以上的一切教義,其他宗教均無法與之相比;而在此基礎上,還要漸漸了知佛法分為很多層次,其中密宗的竅訣更為超勝


  


以 前我跟一些學者、顯宗和尚交談時,他們不太承認密宗。不承認的原因無非有幾種:有些是不懂,有些是沒有信心,有些是固執自己的宗派……到目前為止,真正有 充分理由而不承認的,我還沒有碰到過。其實密宗的見解,如“眾生是佛”、“眾生皆具如來藏德性”、“煩惱即菩提”,在顯宗中也講到過。然而它的具體原因, 如煩惱為什麼是菩提?心淨為什麼會國土淨?凡夫所見的山河大地污穢不堪,怎麼會跟阿彌陀佛的極樂世界無二無別?這些道理在顯宗經論中,只是以略說的方式提 及了,沒有像密宗一樣更細緻地說明。在密宗修法中,蓮花生大士、阿彌陀佛、釋迦牟尼佛,實際上就是自己的心。但你若沒有達到一定境界,這個竅訣還不能講, 否則,你可能接受不了,進而容易捨棄。因此,密宗之所以要保密,是因為很多人緣分沒成熟之前,對甚深的見解、修法、行為難以接受。


 


(四)大修:


 


下面以“咕嚕班瑪斯德吽”來解釋大修:


 


剛 才“修”中講了,最後皈依境全部融入自己,自己與諸佛菩薩無二無別。這並非只是一種說法,誠如《定解寶燈論》所言,不是把本不清淨的硬觀成清淨,而是本來 就是清淨的,只不過眾生不了知而已。通過如此觀修,最終認識了義的蓮花生大士。其實這些內容很深,此祈禱文的後面部分,都是以解脫道、方便道作解釋的。我 之所以暫時不講,也是害怕很多道友不一定能接受。那麼,為什麼聖尊與自己能融入一體呢?因為自己和蓮師等諸佛菩薩的自然本智本來無別,都不為分別念所擾, 這叫做“咕嚕”。“咕嚕”是上師之意,也就是說,每個眾生本來即是上師,與上師的智慧無二無別。因為自己與上師的本體無二無別,故早已從道的勤作中解脫, 內在的貪嗔癡、外在的山河大地等迷亂顯現本來清淨,全部是果任運自成,猶如蓮花般本無垢染、圓滿具足一切功德,所以叫“班瑪”。“斯德”是悉地,即成就之 意。這種成就,顯現上是通過修行所得的果,但實相上,一切眾生在任運自成的法界中,本來就現前了自證果位,本自具足圓滿的智慧和功德,並不是通過後天修行 而得。


 


為什麼說“煩惱即菩提”?為什麼說“眾生就是佛”?不 依靠密宗竅訣,的確很難通達。雖然顯宗在解釋第三轉法輪時,也常講:“眾生只不過被貪嗔癡的迷亂所障蔽,實際上是佛。”但這種“本來不是佛,後來變成 佛”,跟密宗所講的“實際上是佛”有很大差別,唯有後者,才是最了義、最符合實際的觀點。因此,若想真正懂得釋迦牟尼佛的究竟密意,確實離不開密宗的竅 訣、理論、修法。


 


唯 一的自然本智,從反體上雖可分為基、道、果三種,即基位的眾生、道位的菩薩、果位的佛陀,或者說基二諦、道二資、果二身,但這只是以語言文字或分別念安立 的,就像一個瓶子從不同側面分為無常、所作、有為法一樣。實際上從本體上講,這三者無有不同,都是以各別自證現量證悟的。就好比虛空,人們用分別念把它分 成三層,但從虛空本體上講,這三層是無別的。通達這樣的道理,就叫做“吽”。


 


總 之,為什麼自己與聖尊無二無別,以上用咒語“咕嚕班瑪斯德吽”進行了解釋,此為“大修”。這些甚深理論,我只是稍微給大家講一下,基本上都是字面意思。不 過也許說得太多了,真的有些過失,嗡班紮兒薩埵吽!“修”和“大修”屬於圓滿次第。學了依修四支以後,我們應不離生起次第、圓滿次第圓融的實修來祈禱。這 樣祈禱很重要。許多道友對密宗有很大信心,也有一些覺受和感應。若能以比較高的層次來修,即不離生起次第和圓滿次第的方式來祈禱,效果會更好,加持和成就 也更迅速。


 


   在 這一祈禱文中,前五句,是講明觀所緣境——蓮師及其眷屬,故為“依”;第六句,是講於對境蓮師生起誠信,跟隨他而修行,故為“近依”;第七句,是講祈禱蓮 師降臨,加持自己與蓮師無二無別,故為“修”;最後一句,依靠咒語“咕嚕班瑪斯德吽”,使自心與本尊無別,面見大法身的本來面目,此為“大修”。由此可 見,七句祈禱文具足依修四支。這次我雖然沒講更深的密法部分,只是把前面的內容作了簡單介紹,但你們通過學習七句祈禱文的歷史、功德,就會知道它確實殊勝 無比,不容易得到。也許不懂金剛語價值的人會想:“七句祈禱文有什麼了不起?我還可以作八句祈禱文呢!”但是這樣的祈禱文,你分別念是造不出來的。而且, 從時間角度來講,此祈禱文也具足依修四支。比如,以感恩戴德的敬信,一心一意、一心不散連續祈禱,這叫做“依”;雖然肉眼看不到,但感覺正在接近蓮師的加 持,此為“近依”;通過努力祈禱,真實面見蓮師,或於恍恍惚惚、半夢半醒的覺受中見到蓮師,或在夢中夢到蓮師,則為“修”;加持自己三門證悟自心與上師無 二無別的本義,為“大修”。


 


其 實,我們不管持哪一位本尊的咒語,經常念誦很重要,若能如此,加持自然會入於心。比如最近念蓮師心咒,許多人都能感受到蓮師的加持,由於內心得到了感應, 外在的順緣就容易出現,修法中的違緣也會逐漸消失,這即是《竅訣寶藏論》所說的“依此內在緣起而外現”。所以,只要經常祈禱蓮師等聖尊,定會時時得到加 持。反之,倘若對聖尊不理不睬,持無所謂的態度,縱然佛菩薩的威力不可思議,但因為我們法器有垢染,月光般的加持也不可能入于這種水器中。因此,得加持要 依靠祈禱諸佛菩薩這一緣起。只有誠心祈禱了,自己才能與聖尊相應。


 


現在這樣的修行人非常多,2007年 臺灣“蓮花生大士佛學會”的一位仁波切,講述了不丹現代蓮師心咒成就者——竹透的事蹟。這位成就者原來只是個平庸的農夫,一個字也不認識,由於最初信仰苯 波教,對蓮師的偉大功德不瞭解,故曾惡言譭謗過蓮師。他中年時被仇家詛咒,以致雙目失明。為了恢復視力,他到處求診,但都無濟於事。後來,他聽從某位善知 識的勸誡,開始念修蓮師心咒,並將其作為唯一的修持。他專修蓮師心咒以後,對蓮師的信心不斷增長。因為雙眼失明的緣故,白天與黑夜對他而言沒有差別,故他 不分晝夜地精進修持。當蓮師心咒誦滿1億遍時,他平時使用的轉經輪中,流出不可思議的甘露水!眾所皆知,轉經輪是用乾燥的紙卷成,不可能憑空流出水來,但他的轉經輪卻出現這樣的奇跡,完全是他的精進與蓮師的加持所感。然而他對此並不執著,依然不懈地持誦蓮師心咒。


 


   當蓮師心咒誦滿3億 遍時,在如同夢幻般的境界中,他親自見到了蓮師,蓮師為他授記:“如果你再住世七年,眼睛就可以恢復光明。”又說:“你之所以會雙眼失明,是因為你以前信 仰苯波教,尤其曾輕視譭謗過聖者,所以即使親見於我,也因為障蓋之故,不能馬上複明。”蓮師又特別指示他做一頂法冠。於是他在沒有任何人的協助下,親手用 銅片打造了一頂上述蓮師囑咐的法冠,令見聞覺知者得到不同的利益。此外,蓮師還授予他一個秘密的回遮竅訣,依此可迅速消除重病急難。這個儀軌只有他自己會 (以前有些伏藏大師也是這樣),就是先製作一種特殊的朵瑪,並念誦自己特有的儀軌,之後不穿任何衣服,一絲不掛地將朵瑪送往附近的三岔路口。依靠這種不可 思議的方法,重病之人會立即痊癒,急難之人也會消災除難。由此,人們紛紛對蓮師法門生起極大信心。據保守估計,他在圓寂之前,至少念了6億遍以上的蓮師心咒。至於他的眼睛複明與否,似乎沒有交代得很清楚。


 


當 他得到秘密成就之後,並沒有去改善物質條件,生活仍一如既往,以討飯為生。他平時吃飯不需要碗盤,只是以托巴作為飲食用具,裏面有什麼就吃什麼,而且從來 不洗。別人供養財物時,他除了接受一點衣服和食物外,其他的都會吹氣加持後回贈給供養者,交代其不可花用,應隨身攜帶以作護身符。後來,有個寺院迎請他去 接受供奉,他也只是住在寺院最簡陋的角落,依然睡著自己的舊鋪蓋,用著又黃又破的棉被和枕頭。


 


在 即將圓寂的七天前,他告訴寺院住持鄔金喇嘛:“再過七天,我將捨棄這個世間前往清淨刹土,面見蓮花生大士。”鄔金喇嘛認為他是在說笑,所以不以為意。他又 跟另一位僧人說:“鄔金喇嘛沒有生死自在的能力,可是我有。我的意思他不能明白……”“法身是不會死亡的境界,因為我已證得法身,其實我也沒有死亡可 言。”這位僧人聽後,很擔心他會示現圓寂。果然7天后,在一個明媚的清晨,他以金剛跏趺坐坦然示寂。此時,大地出現震動。不丹舉國上下為之震驚,眾人紛紛從遠地前來參拜。這是20065月發生的一件真實的事情。


 


明燈論壇”中也講過一位修行人,在理塘明珠寺附近的山洞裏,終生閉關專修蓮師心咒。念了十多億遍心咒之後,他成就了。閉關山洞旁有泉水從山上流下,由於他的加持,流水聲都變成了誦蓮師心咒的聲音,非常神奇。後來他圓寂時也出現種種瑞相,這是毋庸置疑的。


 


表 面上看,我們人與人都一樣,但實際上,有些人能念十多億心咒,有些人念十幾萬也很費勁,差別還是相當大。誠如古人所言,人和人各不相同:有的實力強大,有 的處境堪憐;有的強壯無比,有的軟弱無能;有的極為能幹,有的一無是處……而這些差別,除了由前世的業力決定以外,也跟今生的努力和勤奮有一定關係。其實 在短暫的人生中,我們雖說可以做很多事情,但若錯過特別殊勝的法門,確實非常可惜。對於這些殊勝法門,即使我們修不了一些大法,但在念咒上達到一定境界, 應該不是很困難。《蓮師心咒之功德》中講過,若能持誦蓮師心咒十萬、百萬、千萬遍以上,便可相應獲得役使鬼神、三界自在等諸多功德。當然,像大成就者那樣 幾億、十幾億遍地念,對現在人來講不太現實,很多人寧願整天看電視、睡懶覺,在無意義的瑣事上虛耗光陰,也不肯靜下心來念咒。以至於忙忙碌碌了一輩子,有 一天突然倒下去時,回頭看看自己的一生,可能什麼善根都沒有,有的只是滿身罪業。


 


   相 比之下,在我們清淨的喇榮道場,大多數人都在精進修行,真的非常隨喜。尤其是看到身邊一些道友的行持,我常覺得特別慚愧,不由想起迦葉佛時代那位公主的 夢:一隻猴子坐在法座上講經,卻有很多獅子在聽。公主問迦葉佛是什麼徵兆,迦葉佛解釋道:“在釋迦牟尼佛教法的末期,有些法座上的上師,內外沒有一點功 德,就像猴子一樣;而聽法者卻具足一切功德,猶如雪山的獅子。”確實,佛陀授記的時間已經到了。我周圍就有很多修行人,不管是白天黑夜,修得非常不錯,讓 人特別佩服。不過,大海裏也難免有魚龍混雜的現象,有時候我也能發現一些比我差的。看到他們的行為,我不禁心生感慨:“唉,這些人為什麼出家呢?”“這些 居士為什麼要呆在學院?這裏又得不到世間的名聞利養。天天聽答錄機、收音機,唱歌,聊過去的事情,又有什麼必要呢?”所以,客觀公正地評價,在這樣清淨的 道場中,也有極少數修行不好的人。當然,這也是正常的。就算是釋迦牟尼佛的身邊,尚且也有五百比丘還俗,故無論是世界哪個地方,都不可能沒有這些,不可能 一切都是清淨的。有些人總以為寺院中不會有煩惱,一旦聽說些什麼,就開始驚叫連連:“啊!寺院裏怎麼會有這種事?”對此我們並不意外,因為有些客觀問題, 他們也許不太瞭解。不過就我們自身而言,作為一名修行人,應當以修法為主,多做些有意義的事情,不要像一些沒有水準、沒有素質的人那樣,天天貪著無義瑣 事。


 


現 在城市裏的居士,大多數很不錯,在面對家庭、工作等許多壓力的同時,還要抽出時間修學佛法,真的很不容易。但也有一部分人對佛法不在乎,總是找些藉口,把 聽課當作一般的世間行為來對待。其實人生很短暫,希望你們能做些有價值的事情,比如對自己有利的聞思修行,或者儘量幫助眾生。有意義的事情,一定要做;沒 意義的事情,不敢說完全不做,但也儘量少做。有些人的習氣太重,剛聽完一堂課時, 一兩 天稍微能壓制住煩惱,但由於周圍助長惡習的順緣比較多,修持善法、聞思修行的助緣少之又少,所以,修行的結果往往不如人意,這一點你們也要注意!


 


關 於七句祈禱文的功德,阿裏大持明者的伏藏品《八大法行總集之持明外修法》中說過:“一儀軌王七句祈禱文,憑藉願力真實得面見,七日二十一日祈禱依,悉地降 臨解脫諸違緣。”意思是,七句祈禱文如人中之王一樣,是一切儀軌之王。藏傳佛教的很多寺院,在修任何本尊之前,都要先念七句祈禱文。憑藉蓮師宿世的願力, 只要真實作祈禱,必定能親見蓮師。這個修法最好是單獨修七日或二十一日,若能如此,一切悉地自會降臨,一切違緣自會遣除。


 


以 前我去過丹巴一個寺院,那裏每年秋天要求修七天蓮師法,所有老百姓與寺院的出家人一起,從早到晚不斷念七句祈禱文。藏地很多寺院或個人都是這樣,常利用七 天或二十一天的時間專修蓮師法門。其實在修任何一位本尊前,最好是能先結上緣。從法王如意寶的事蹟中也可以看出,他老人家不管是修文殊菩薩、觀世音菩薩, 最初都會專修這一本尊,不間斷地念誦本尊心咒。同樣,如果你是第一次修蓮師法,最好也能先閉關七天,發願念多少遍七句祈禱文或蓮師心咒,然後平時就可以隨 意念誦了。就像在世間上,你想認識一個人,可能先要請客吃飯,培養一下感情,但若從此成為朋友了,那你有什麼事,只要打個電話給他就可以。所以,當你們遇 到違緣時,也別忘了給蓮師“打電話


 


 


   前天有些道友說,去年某個城市發生動亂,他們一家都在拼命念七句祈禱文,這樣很好。或者,也可以念“喇嘛欽”、“咕嚕仁波切欽, 以此祈求蓮師保佑。在藏地,以前的老年人和修行人哪怕遇到一點點危險,比如放犛牛時碰到狼,馬上就會祈禱蓮師:“咕嚕仁波切欽!”若能長期如是串習,在自 己臨死的時候,蓮師或阿彌陀佛一定會來解救你的。蓮師也曾親口承諾:“七句祈禱深情之妙音,相隨手鼓伴樂猛祈請,鄔金我從妙拂吉祥山,如愛子泣慈母心不 忍,予以加持立此堅誓言。”倘若以悅耳的妙音念誦七句祈禱文,並搖動手鼓猛厲祈禱,那麼蓮師就會從羅刹洲來到你面前,如同孩子啼哭著呼喚母親,母親必不忍 心拋棄他一樣,蓮師因往昔立下過堅定誓言,故而一定會降臨。即使你沒有手鼓或樂器,只要雙手合掌,以恭敬虔誠的信心來祈禱,蓮師也會降臨在你面前,對你的 身口意予以加持,遣除一切人和非人的違緣。


 


此外,《上師密集》雲:“猴年猴月之初十,一切時王初十日,示現化身遍贍洲,我賜共同勝悉地,何人終生修上師,彼人則于命終時,融入鄔金我心間。”猴年猴月的初十,是蓮師離開藏地前往羅刹國的日子。今年是土牛年(2009年),還有7年 才是猴年。法王沒有圓寂前,曾打算在第二年,也就是猴年舉行一個特殊的法會,因為我們喇榮五明佛學院,就是於猴年猴月初十建立的。在藏地,這是個非常重要 的日子。當年蓮師離開這裏時,對所有大臣和人民講過:“每逢這一天,我必定會來到人間,對所有的人進行加持。”而且,每個月的初十,也是一切時間之王。蓮 師的傳記中記載,藏曆中不管是哪個月初十,蓮師都有利益眾生、降伏鬼神的不同應化事蹟:


 


一月初十,蓮師捨棄王位,前往清涼屍陀林,對無量空行、鬼神加以攝受並轉法輪。


二月初十,蓮師在紮巴哈日(另說阿難尊者)面前示現出家。


三月初十,薩霍國王將蓮師投入大火,準備活活燒死他,但蓮師以神變力,將猛烈的火焰變成一大湖泊。


四月初十,鄔金國的奸臣把蓮師與曼達拉娃空行母焚燒七天七夜,結果火海自然化為湖泊,蓮師與空行母不但沒有損害一根毫毛,還端坐在湖中的蓮花上,示現不死虹身,降伏了所有野蠻眾生,並被鄔金國王尊奉為國師。


五月初十,蓮師降伏了五百外道班智達,發出佛教的獅吼聲。


六月初十,蓮師在達那夠夏海降生。


七月初十,蓮師在銅洲國家時,國王聽信外道邪說,把蓮師密閉在一紅銅箱子裏,扔入大河。蓮師不但沒被淹死,反而逆水而上,在空中放光,令河水越漲越高,眼看皇宮就要被淹沒,國王和眷屬特別恐懼,向他誠心懺悔。


八月初十,外道以摻毒的飲料供養蓮師,蓮師將之轉成甘露,不但沒受絲毫損害,反而更加容光煥發。


九月初十,蓮師在尼泊爾的羊乃穴山洞,以金剛橛降伏了藏地、尼泊爾的很多鬼神,並獲得大手印成就。


十月初十,蓮師抵達藏地,降伏藏地的鬼神之後,建立宏偉的桑耶寺,從此在藏地弘揚佛法。


十一月初十,蓮師自桑耶寺開始,在整個藏地埋藏了無數伏藏品,又降伏諸多鬼神,令其承諾作護法神,並將伏藏的“鑰匙”交給他們。


十二月初十,蓮師在芒域貢塘辭別眾人,前往羅刹洲,並給世人留下很多教言,尤其是提到:“每個月的初十,我都會來到人間,只要你們呼喚我,我會迅速賜予加持。”


 


所 以,藏地很多寺院,每月初十都有會供,都要修蓮師法門。我小的時候,常聽老人們說:“今天是初十,要念蓮師心咒。”不知道現在青年一代的心中,還有沒有這 種觀念了。不管怎麼樣,初十是極為特殊的日子,你們要記得提醒自己,無論身在何處,這天應該作一點會供,尤其要念七句祈禱文和蓮師心咒。因為在每月初十, 蓮師會于南贍部洲示現千萬化身度化眾生,這是他的承諾。法王如意寶以前常講:“猴年猴月的初十相當關鍵,這天一定要作大會供,舉辦大型的佛教儀式;每個月 的初十也很重要,應該儘量作些會供,祈禱蓮花生大士。自己若想消除違緣、希求解脫,觀想並祈禱蓮師的話,蓮師一定會賜予共同和不共的悉地。”不管是什麼 人,若能終生修持蓮師,命終時定會融入蓮師心間,這也是蓮師的金剛語。由於蓮師與阿彌陀佛一味一體,修蓮師與修阿彌陀佛沒什麼差別,因此,遇到這麼好的法 門,我們一定要修,不修的話很可惜。


 


《上師密修要文》中雲:“修法生次第,明瞭觀修時,我住彼者前,曼紮供品物,食子擺設時,我無疑降臨。”我們觀修、祈禱蓮師,蓮師就會住於我們面前;我們在蓮師像前擺放曼紮、食子等供品,誠心誠意地祈禱,蓮師一定會降臨。


 


   又 云:“無肉光明身,觀修蓮師身,彼時起佛慢。”蓮花生大士不是肉身,而是光明身,所以若觀修蓮師的身體,定會時時得到加持,對此我們要生起佛慢。又雲: “我不自主臨,鄔金蓮花我,誰以強敬信,猛厲祈禱時,我臨彼者前。”蓮師說:“誰以強烈信心祈禱我,我一定會降臨在他面前。”


 


蓮 花生大士這樣說,是因為有這樣的能力,漢地以前也有一些大德,為了摧毀眾生的傲慢,而故意顯露自己的成就相。譬如傅大士,與達摩祖師、志公禪師並稱為“梁 代三大士”。他自號“雙林樹下當來解脫善慧大士”,其修行和成就跟蓮師有相類似的地方。他曾見許多人無緣遍覽《大藏經》,就發明了“輪藏”,將《大藏經》 做成轉經輪,並推廣至很多地方,廣利無量眾生,這一事業很奇特。他是什麼樣的人呢?起先他是個捕魚的,但捕魚的方式比較特殊:每當捕到魚之後,他又把魚籠 沉入水中,禱祝著說:“願去者去,願留者留。”於是,與他無緣的魚就遊走了,有緣的那些才留下來。有一次他正在捕魚,來了一位印度高僧,對他說:“我與你 過去在毗婆屍佛前,同時發願度生。現今在兜率天宮中,還存有你的衣缽,你什麼時候回去呢?”他聽後瞪目茫然,不知所對。梵僧就讓他到水邊看倒影,他看見自 己頭上有寶蓋、圓光等瑞象,因而頓悟前緣。於是拋棄漁具,在雙樹下結茅庵而居,從此精進修行。


 


七 年之後,有一天他在定中,看見釋迦牟尼佛、定光佛、金粟佛放光融入自己,因而獲得了加持。後來他把妻子賣掉,舉辦無遮大法會,許多行為跟藏地密咒士很相 似。記得有一次,他腳穿儒履,身著僧衣,頭戴道冠,進宮拜見梁武帝。南懷瑾對此評價說,這表示中國禪的法相,是以“儒行為基,道學為首,佛法為中心”。有 些人不瞭解密宗的境界,一聽蓮師自稱“我是如何的成就者”,就開始極力譭謗,卻不知漢地大德也有這樣的超勝行為。此外,淨土宗的五祖少康大師,出生後一直 不說話。7歲隨母親到寺院拜佛,母親問:“這是誰啊?”他忽然開口說:“是釋迦牟尼佛。”父母悲喜 交加,便施捨他出家為僧。後來大師廣弘淨土法門,每次升法座高聲念佛,念一聲佛,就有一尊化佛從口中而出;念十聲佛,則有十尊化佛,如同念珠般連貫地從口 中湧出。還有志公禪師,畫師為他畫像時,他一時興起,現出十二面觀世音像,妙相殊麗,或慈或悲,使素有“第一佛像畫家”之稱的僧繇,無法成筆。藏地的大德 小蘇(色瓊巴)和大蘇,臨終時將身體化光融入黑日嘎……諸如此類的現象非常多,大家應該全方面去瞭解。


 


今天講到這裏吧,本來還想講,但時間到了,實在沒辦法!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田明忠 的頭像
田明忠

田明忠

田明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