直指覺性赤見自解

蓮花生大師著
劉立千譯漢
布楚活佛倡印

一、書名《深法寂靜忿怒尊密意自解》中之《直指覺性赤見自解》。

二、敬禮

頂禮覺性自明三身尊。


三、述意

我將開示《深法寂靜忿怒尊密意自解》中之《直指覺性赤裸現見自行解脫》如是直指自己覺性之法,有緣善男子,應善自領悟!

三昧耶,甲,甲,甲。


四、直指心性(覺、明、現)

唉 瑪火(奇哉)!一心之內圓滿包容了輪迴與涅盤,它的本性無始即然,而你卻不知道;明和覺從未有間斷,而你卻不認識;它處處皆無礙顯現,而你卻不瞭解。因 此,為使你能瞭解心性的本面而作開示。三世諸佛講說了八萬四千無量法門,除了覺悟此性外過此說者佛未曾說。經典遍滿虛空不可計量,究竟教誨只有直指覺性三 句話。此現量直指諸佛之密意,既無前行,也無後修,導入之法,即此而已。


五、一心

吉哈!有緣弟子且諦聽!所謂心 者頗為廣泛傳播而聲響亮,但對此性不瞭解或邪解和瞭解片面,由於未能正確如實瞭解之故,遂產生了無量的宗派之學說。而一般平庸士夫未悟此性,對自己的本面 自己不知道,故不斷流轉於三界六道而受苦。他們皆因不悟自心本性而成過。煩惱的聲聞獨覺,只了悟無我的一面,雖欲求證悟而不能如實得悟。其他因受各自宗派 和理論束縛不能見到心的光明,煩惱聲聞獨覺執著能所而成障礙,中觀執著二諦邊見成為障,下三瑜伽執著觀想念誦成為障,摩訶阿魯執著界覺成為障。於無二義分 之為二而致誤,若二不能融合為一不能成佛,因為皆是一心,輪涅本來無分別,若去斷離取捨仍流轉於輪迴。因此現將所作法事一齊放下,指示你一切精華即此赤見 覺性自行解脫之法。當你悟到一切法本自大解脫,則知大圓滿是圓具一切。

三昧耶,甲,甲,甲。


六、名相

稱 之為心者,就是那明明瞭了。說存在,它卻沒有一法存在,說根源,它卻是輪迴苦與涅般樂種種生起之根源。由於對他的見解不同,始有十一乘門。從名相講它有無 窮的名稱:有人稱它為心性或本心,外道則稱它為梵我,聲聞獨覺則稱無我教義,唯識家稱之為識,有人稱它為般若到彼岸,有人稱它為如來藏,有人稱它為大手 印,有人稱它為唯一明點,有人稱它為法界,有人稱它為一切種,亦有人稱它為平常心。


七、明空覺性

現在為你直指進 入覺性之法有三要:過去之念不留痕跡而明淨,未來之念未曾生起而鮮潔,現在之念住於當下心境不修整造作。即此平常的覺了之心,若自已對自己作赤露觀照,觀 之並無所見,惟有明明亮亮覺性現量赤裸裸地顯露出來,並非任何實成,惟有空空洞洞,這明亮和空洞不二,閃閃發光。它既不是常,非任何所成,亦非是斷,然又 光明燦然。其存在非單一存在,而是多種均能覺了和顯明。也並非多種所合成,而是不可分割的獨具一味。總之,這唯一的自覺性絕非是從他而有,如此方是直指事 物的實際情況。


八、三身

在一覺性之中三身無別而完具。因它什麼也不生,是空性法身,它的空性本光明亮,是報身,因它能無礙顯現一切,是化身,三身是圓具於一心中之體性。


九、本來心性

今 當用強制直指之法引入此性。你的當下覺性原本就是如此,它是那不造作而自明,怎麼能說你不瞭解心性?對此覺性本來無可修持,你怎麼能說修持沒有成就?既然 你的本覺現量就是這一念,你怎麼能說你找不到自己的心?就是那個覺明本無間斷,你怎麼能說未見心之本面?心之思維者原本就是它,你怎麼能說找不到那個動念 者?對它沒有任何可以作的,你怎麼能說作而無得?本來不須修整,聽之任之就可以,你怎麼能說無法進入安靜?你只要無為無作完全放下就可以,你怎麼能說對它 無能為力?覺、明、空(現)三者本是無別元成,你怎麼能說修之反而無成?本覺是無有因緣自生元成,你怎麼能說不能努力精進?念頭是當下生起當下即消,你怎 麼能說無法對治?當下的本性就是如此,你怎麼能說對它不能認識?


十、心性喻

心性真的是空寂無根,自心無實猶如太 虛空洞,似與不似不妨觀察你自心。不是空性斷離之見,那自然智慧真的從本即是光明,自然智慧本身如同太陽的核心,似與不似不妨觀察一下自心。覺性智慧真的 相續不斷,相續不斷好像江河流水不停,似與不似不妨觀察一下自心。各種念動真的不可認知,妄念無實好像空中微風難以捉摸,似與不似不妨觀察一下自心。外境 所現真的就是自現,外境自現好像鏡中反映影像,似與不似不妨觀察一下自心。一切有相真的都是自行解脫,自起自消,好像空中雲彩,似與不似不妨觀察一下自 心。


十一、心外無法

不屬於心之法非別有,除心而外那有能修和所修。不屬於心之法非別有,除能行持和所修持外那有其它存在。不屬於心之法非別有,除所守三昧戒而外那有其它存在。不屬於心之法非別有,除所證果而外那有其它存在。再三觀察!仔細觀察自己的心。


十二、性光

當你外觀虛空時,而心這時已無妄念起動之殘餘,你又再觀自心時,亦無妄念起動之起動者,那麼,無染的心性清淨而光明,這就是你的本覺光明空寂之法身,好似無雲晴空升起的太陽,雖無形相卻能明確的知道,對於此義悟與不悟差別極大。


十三、自生

從 本未生而是自生之光明,這是覺性的嬰兒,可是卻無父母,真希奇!這覺性誰也未造而是自生智慧,真希奇!它既無生也無由而滅,真希奇!它既現量而明在,卻無 人能見,真希奇!縱然流於輪迴也不變壞,真希奇!縱然成佛也不增好,真希奇!它是大家都有,卻無人知道,真希奇!你還翼望在他處得果,真希奇!它就是你自 己,卻別處尋找,真希奇!


十四、見、修(定)、行、果

唉瑪!這個當下的本覺明朗而無實質,僅此,即是無上的知見。它是無緣地包容一切而是又離一切,僅此,即是無上的觀修。它無造作,是世間放任無拘,僅此,即是無上的行持。它是不求而從本既是元成,僅此,既是無上的證果。


十五、四乘

指示無誤之四乘:見解不錯之大乘,即此當下的覺性本具光明,因其明而無誤謂之乘;觀修不錯之大乘,即此當下的覺性本具光明,因其明而無誤謂之乘;行持不錯之大乘,即此當下的本智本具光明,因其明而無誤謂之乘;果位不錯之大乘,即此當下之心本具光明,因其明而無誤謂之乘。


十六、四釘

今開示不變易之四釘:所謂見地不變之大釘,即此當下的覺心明亮,三世不易故謂之釘;所謂見修不變易之大釘,即此當下的覺心明亮,三世不易故謂之釘;所謂行持不變之大釘,即此當下的覺心明亮,三世不易故謂之釘;所謂果位不變之大釘,即此當下的覺心明亮,三世不易故謂之釘。


十七、無住

指 示三世一如之要門:過去之跡不追,拋棄過去的觀念,未來不迎,斷絕意識的關聯,眼前念起不執不取,心如虛空。即然無法可修,則什麼都不修,即然無可散亂, 則堅持不散正念,在此不修不散的狀況中只用赤裸觀照一切,你的覺性便本知本明,光明燦然。當它生起時,則稱為菩提心(覺性),因無所修則超越一切所知境, 因無所散它的本體澄澈光明,現空是本自解脫,明空是為法身。一旦悟到佛道之中無可修習,即此時:便現見金剛薩綞。


十八、無見

下 面開示把六種邊見推到窮處之教授:不論不同的見解既廣且繁,你的本覺心性是自然智。它是沒有能見和所見,不管見與未見而尋覓那能見者,連求見者自己也找不 到,此時便是把邊見推到窮盡處,見之底蘊就到這樣的地步。見和所見什麼也沒有,若不落於根本無有之斷空,這當下的覺性明明瞭了,便是大圓滿見。對此悟與不 悟並無分別。


十九、無修

不論不同的觀修既廣且繁,你的本覺心性平常一樣的通透赤裸,能修和所修並無分別。不管你 修與未修而尋覓那能修者,若是找不到那能修者,這時便把觀修推到窮盡處,修之底蘊就到這樣的地步。修和所修什麼也沒有,若不落於散亂昏沉和掉舉,這當下無 造作的覺性明明瞭了,便是無作平等三摩地。入定不入定並無分別。


二十、無行

不論不同的行持既廣且繁,你的本覺心 性就是唯一明點,並無能行和所行。不管行與未行而尋覓行者,若是找不到那能行者,這時便把行持推到窮盡處,行之底蘊便到這樣的地步。從本以來就無能行所 行,若不落於迷亂的習氣,當下之心無造作明明瞭了,切勿去作修整和取捨,這樣便是清淨行持。清淨不淨並無分別。


二十一、無果

不 論不同的果位既廣且繁,你的本覺心性就是元成三身,並無能證和所證。若是尋覓能證果者,卻找不到那能證果者,這時便把果位推到窮盡處,果之底蘊便到這樣地 步。無論什麼果皆證不得,若不落入掛慮和取捨,這當下的覺心自明元成,了悟現證三身僅是自己所具,即此便是本來成佛之果。


二十二、中道

覺 性是遠離斷常八邊,不墮任何一邊才謂之中道。覺性就是那覺念恆常不斷,空性乃覺性之核心,是故則稱之為如來藏。若明瞭此義則超勝一切,因此又稱它叫智慧到 彼岸。超越思維從本離邊故,是故其名為大手印。這僅是悟與不悟之差別。它是輪涅苦樂一切之根,故又被稱為一種(阿賴耶)。它在安住無改平常之位時,即此清 楚明亮的覺性,故又稱為平常心。不論安它什麼美妙的名稱,實際就是當下的那一點靈知而已。


二十三、勿外求

除此以 外還有什麼更好的可以追求。比如像在家中而外出追蹤,即找到三千大千世界之頂亦無可得。除心而外再無別佛可求。若不認識心而向外馳求,如身外去找自己怎能 找到自己,好比一個傻子進到一大群人中,為熱鬧的場面所惑,而忘失自己。由於不認識自己而去它處尋找,誤認別人是他自己。同樣,如果不知萬物的本性,不知 外境原來是心,而仍誤入輪迴,不見自心是佛則障涅般。所謂輪迴與涅般全憑覺明與無明,就在剎那一念,二者並無分別,若還以為存在於心外是迷誤。迷與不迷之 體都是一個,一切有情的相續心並無有二,不須修治,自然放下即可解脫。若不覺悟這迷誤之性出自自心,你便永遠不能了悟法性實際。


二十四、空喻

自 己應當覺照自己那自起自生者,這些境相起初從何生?中住何處?最後歸何處?若加觀察如井中的鴉影,烏鴉從井飛去,除井外再無其它。同理,境相(表相)皆是 由心所生,即從心生起,又由心中而散失,唯此心性是盡知盡覺,空而且明,從本就是明空無別猶如虛空。自然智慧現量的光明中,確定一切這便是它的法性,現有 一切是它的表相,然而它又是均在心中覺知,因此,悟到這個心性是覺而靈明猶如虛空。但心性表示如虛空,只是一個比擬,是一個暫時的片面表詮,因為心性有覺 性,空而無所不明,虛空卻無覺性,只是空而頑空。因此,心性的實際不能以虛空作譬。總之,要無有散亂地安住本然便是。


二十五、表象(心境)

這 些世俗境界的各種現象,沒有一個真實存在,皆會消滅。比如現象界中的一切輪涅法,只不過是唯一心性的表象而已。何時心性有所改變,則生起外境改變的表象, 所以一切皆心之表象。六道眾生只認取各自的境界。有些外道則見為斷常二分,密法九乘中各各見各自觀點,故所見不同立說也就各異,由於所執各異,分別耽著而 迷亂。你若覺了一切境相皆為心,雖見表象不執不取,這便是佛。


二十六、一切皆心

境相由於執著而起錯亂。你若是了 知執著的念頭就是自心,則當下自然解脫。一切所現只是心的境界,外器世間現為冥頑之物亦是心,內有情世間現為六道眾生亦是心,現為上界天神安樂的境界亦是 心,現為三惡道的苦惱亦是心,現為無明煩惱三毒亦是心,現為自然智慧之覺性亦是心,現為善念涅般亦是心,現為魔鬼作障亦是心,善現為佛神和悉地亦是心,現 為各種清淨境界亦是心,現為無分別專一而住亦是心,現為形相顏色之萬物亦是心,現為無相離戲境界亦是心,現為一多不二亦是心,現為非有非無亦是心,所以沒 有任何境界不屬於自心。


二十七、赤見覺性

心性不滅,任何境界都能現起,雖然現起,亦如海水與波浪並無有二,故在 心性內解脫。所立不滅,任何名言皆可安立,而實際呢,心只有一個,即此一個,也是無源無根。從任何一邊看它,什麼也看不到,不見實法,因此也無任何存在; 但也不見虛無,而是覺了和光輝燦然。它更不是各別差異,而是明空無別。當下自己的覺性光明朗照,即使如此,而仍無存在的主體,雖無自性而實修則真有覺受, 只要能真實證悟此性,則一切都將解脫。因此,在根上並無利鈍之分。如菜籽牛奶雖以油作為內因,若不擠壓,怎麼能出油汁?一切眾生雖真實具有如來性,若不修 證,眾生如何能夠成佛?肯修證即牛郎也可悟道,雖不會講理,仍能從現量中得到肯定。如親口嘗過糖的滋味,那裡需要他人解說其中滋味。不了悟真性,即使班哲 達亦會生迷亂,不論他博通九乘的道理,缺乏現見而去求遙遠的傳聞,雖剎那亦未接近佛道。一旦覺悟此性,一切善惡當下清淨,若不悟本覺,則所造任何善惡諸事 業,皆是積累上升天界和下墮惡道的輪迴之業。若是了悟自心空慧。則全無善惡之可得,如同虛空的空中積不了泉水,所以空性之中無功德與罪業積存之境。因此要 赤見自己的本覺現量,這赤見自解是何等奧妙!是故必需求悟此自覺之性,秘奧封禁!


二十八、結語

奧妙!直指覺性赤見自解,為利益後來濁世有情故,將所有續經、教敕和要門,凡已所知者都簡單的扼要而書寫,現在傳授或作伏藏隱藏,發願使未來有緣者能遭遇此法。

三昧耶,甲,甲,甲。

此開示覺性現量之著述,名為赤見自行解脫,是鄔堅教主蓮花生之所作,願直到輪迴未空之間利生無盡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田明忠 的頭像
田明忠

田明忠

田明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